2020年水禽产业现状未来发展趋势及建议

1 2020年水禽生产和贸易概况

 

1.1 国际方面

根据中国畜牧业协会和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提供的数据分析和我国水禽产业市场供需关系测算,2020年全球肉鸭产量约为66.2亿,与2019年持平。相比稳定增长,亚洲占比最大,占比85%左右; 其次是欧洲,约占11%。 2020年,全球肉鸭产量排名前5位的国家(地区)为中国、缅甸、越南、法国、孟加拉国; 肉鸭产量排名前5位的国家(地区)为中国、法国、缅甸、越南、马来西亚,其中中国大陆肉鸭屠宰量约占全球的68%。 2020年,全球肉鹅产量约7.4亿只,较2019年增长约17.5%。其中,亚洲约占96%,欧洲约占2.3%,美洲和非洲约占1.7% %。 中国是世界上肉鹅屠宰量最大的国家,其次是埃及、波兰、缅甸和匈牙利。 目前,世界各地禁止生产鹅肝的国家包括阿根廷、捷克共和国、丹麦、芬兰、德国、爱尔兰、以色列、意大利、卢森堡、荷兰、挪威、波兰、瑞典、瑞士和英国,但这些国家只禁止生产,不禁止销售。 。 印度是世界上唯一全面禁止鹅肝生产和销售的国家。

截至目前,世界贸易组织(WTO)竞争政策谈判已连续近16年陷入停滞,以关税争端为核心的贸易战此起彼伏。 对于家禽行业来说,禽肉、禽蛋的贸易一直是行业关注的焦点,而每月新发的禽流感疫情,给本来就极其复杂的国际禽产品贸易带来了更大的变数。 例如,在美国长达八年的疫情中,印度与印度之间的家禽贸易关税争端中,主要争议是印度没有解除对家禽产品进出口的严格控制措施,而美国各国因此采取措施,对印度商品征收4.5亿美元关税。 2020年以来,由于COVID-19疫情的重叠影响,许多国家暂停了禽蛋出口和禽肉进口。 美国动物蛋白产业链掀起一波反竞争行为,因供应链巨大价差损害了农民/零售商的利益,尤其是牛肉行业最为激烈,其次是猪肉、家禽和鸡蛋。 经过七年的反竞争行为,美国一些家禽生产巨头在法律裁决面前展现出了诚意,美国鸡蛋巨头也遭到起诉。 涉嫌操纵家禽和鸡蛋价格。

此外,2020年的疫情对水禽产品贸易造成了严重影响。 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多地都爆发了禽流感疫情。 2020年1月至11月,家禽每月都有新发高致病性禽流感(HPAI)疫情,其中1月至4月为高峰季节,分别新增病例52例、72例、88例和209例。 与往年不同的是,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以来,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对家禽健康构成极大威胁,也对其他动物健康构成风险。 哈萨克斯坦散养家禽中出现两起新的H5亚型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共造成易感猪390头、牛3,593头、羊5,439只和马1,206头,但这些易感动物均未感染或患病。 2020年1月1日至11月16日,新发家禽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排名前10位的经济体依次为:匈牙利273例、台湾67例、俄罗斯66例、越南63例、波兰31例、中国11例。哈萨克斯坦、保加利亚9例、以色列8例、德国7例、印度7例。 新禽HPAI疫情中扑杀禽类数量最多的前10个经济体分别是:匈牙利353.4万只、俄罗斯176.8万只、中国台湾58.2万只、哈萨克斯坦54.5万只、波兰50.9万只、澳大利亚43.4万只、保加利亚42.1万只、日本 387,000 羽,沙特阿拉伯 385,000 羽,以色列 286,000 羽。 2020年11月底至2021年1月2日,HPAI蔓延至韩国42个农场,且传播速度持续加快。 为防止禽流感疫情蔓延,韩国已在200多个农场扑杀了超过1150万只家禽,并对农场及周边地区实施了7天至1个月不等的家禽禁运措施。 受此影响,韩国鸭肉批发价格同比上涨约70%。

1.2 国内方面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由于餐饮业停业、部分地区道路封锁、活禽交易市场暂停、水禽屠宰恢复延迟等,水禽产品加工销售大幅下降。 对我国水禽养殖业影响巨大。

据2020年全国22个水禽主产省(市、区)水禽产量调查统计,全年出栏商品肉鸭46.83亿只,比2019年增长9.72%; 2019年下降4.20%; 蛋鸭存栏量1.46亿只,较2019年下降21.78%; 鸭蛋产量284.66万吨,比2019年下降7.98%; 蛋鸭总产值251.98亿元,比2019年下降34.07%; 出栏鹅6.39亿只,比2019年增长5.34%,肉鹅产值489.42亿元,比2019年下降12.23%。2020年水禽产业总产值187.427亿元,较2019年下降11.69%。全年肉鸭、肉鹅产量虽小幅增长,​​但市场价格波动加大。 我国肉鸭、蛋鸭、鹅三大产业水禽产业产值均呈现下降趋势。 整个行业都经历了巨大的挑战。

从水禽产品价格来看,针对新冠肺炎疫情,2020年上半年全国31个省(市、区)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各地基本处于停滞流通状态。 从2020年各季末价格表现来看,活鸭方面:3月末肉鸭均价7.90元/公斤,环比上涨45.59%,环比上涨45.59%。同比下降2.62%; 6月末肉鸭均价7.34元/公斤·公斤,环比上涨16.51%,同比下降16.10%; 9月末肉鸭均价7.56元/公斤,环比下降17.54%,同比下降20.96%; 11月肉鸭均价7.94元/公斤,环比上涨11.95%,同比下降24.78%。 鸭蛋:3月份,鸭蛋月均价11.51元/公斤,环比上涨1.05%,同比上涨2.67%; 6月份,鸭蛋月均价为10.43元/公斤,环比下降4.57%,同比下降8.91%; 鸭蛋月均价10.12元/公斤,环比下降0.83%,同比下降16.06%; 11月份,鸭蛋月均价10.06元/公斤,环比上涨0.15%,同比下降17.51%。 雏鸭方面:3月份,雏鸭月均价1.74元/羽,环比上涨39.20%,同比下降71.69%; 6月份,雏鸭月均价2.33元/羽,环比上涨95.80%,同比下降28.79%%; 9月份,雏鸭月均价1.50元/羽,环比上涨15.42%,同比下降78.40%; 11月份,雏鸭月均价2.14元/羽,环比上涨26.15%,同比下降72.92%。

从外贸来看,受疫情影响,我国水禽进出口下降严重。 2020年,海关总署仅公开了冷冻鸭块、鸭杂碎的进口量。 2020年1月至11月,冷冻鸭块及内脏进口量599.99吨; 冷冻水禽肉出口36,496.867吨,同比下降68.8%。 冷冻鸭出口5 108.727吨。 2020年1月至11月,冷冻鸭块及内脏进口金额2111.6万元,冷冻水禽肉出口金额72809.4万元,同比下降66.0%。

疫情方面,2020年2月,湖南省邵阳市双清区一农户饲养的肉鸡发生H5N1亚型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 存栏肉鸡7850只,死亡4500只。 疫情发生后,当地政府按照相关应急预案和防控技术规范的要求,做好疫情处置工作。 已扑杀家禽17828只,病死、扑杀家禽全部得到无害化处理。 同月,四川省西充县某养殖场饲养的家禽发生H5N6亚型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 该场存栏家禽2497只,死亡1840只。 疫情发生后,当地政府按照相关防控预案和技术规范,做好疫情应对工作。 已扑杀家禽2261只,病死、扑杀家禽全部得到无害化处理。 2020年11月26日,山西省运城市平陆县三湾大天鹅风景区野生天鹅发生H5N8亚型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 2020年12月,湖南省永州市宁远县确诊一例人感染H5N6禽流感病例。 当地活禽交易从20日起暂停。

2、水禽产业技术研发进展

2.1 国际方面

2.1.1家禽养殖及屠宰场

2020年初,德国研究人员申请了一项用于种蛋胚胎性别识别的创新技术专利。 该技术可在孵化第三天确定种蛋胚胎性别,准确率达75%,第六天准确率达95%。 以色列初创公司SOOS开发了一种种蛋性别转换新技术。 通过研究细胞的声学并改变培养箱的环境条件,雄性基因被转化为功能正常的雌性基因。 该技术可使母禽孵化率提高至60%。 预计未来将达到80%。 泰森食品公司正在开发一种自动剔骨系统,以帮助其实现每周屠宰和加工近 4000 万只家禽的目标。

2.1.2家禽生产管理领域

2020年,泰森食品在其肉类加工厂部署了感染追踪算法和“监视测试”程序,以降低员工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风险。 Iterate Laboratories开发了一种用于家禽生产的“可穿戴传感器设备”,该设备采用人体工程学设计,与手套连接,可以持续监测和预测工人的人体工学和疲劳相关问题,并向管理人员提供实时数据,以确保员工安全和安全。提高员工保留率可以解决家禽业面临的问题,如流动率高、受伤、敬业度低和缺乏个人绩效意识。

2.1.3食品技术领域

2020年,法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研究员雷米·布尔塞林(Remy Burcelin)开发出一种无需喂食制作鹅肝的方法。 第一批用这种方法生产的鹅肝在法国西南部推出。 雀巢在中国市场为消费者和专业餐饮渠道推出了多种植物肉产品,旗下植物品牌“佳致瑶”也正式进入中国。

2.2 国内方面

2.2.1 遗传育种领域

在水禽遗传育种方面,我国研究人员估算了北京鸭肉品质性状的遗传参数,为肉鸭育种提供了重要参考数据; 研究肌周厚度的遗传机制,为肉质选择提供理论依据; 利用全基因组关联分析筛选北京鸭肉品质性状关键基因; 研究了HTRA3基因在黑羽番鸭卵巢中的特异性表达,并分析了其功能; 中国动物草原白羽肉鸭交配系已完成第九代S1品系(父本雄系)、S2品系(母本和母本)、S3品系正在进行个体测定、S4品系正在孵化中,并于2020年底完成所有菌株的单独测定; 鸭1号(N101♂×(N104♂×N103♀)♀)”通过国家畜禽遗传资源委员会畜禽新品种配套系鉴定。

2.2.2 营养与饲料技术领域

在营养和饲料技术方面,我国科研人员查明了枯草芽孢杆菌和锌对种鹅生物学效应的影响,探索了减少锌使用量的可行性; 测定了攸县麻鸭产蛋性能、蛋品质和血清抗氧化指标的影响,并测定了攸县麻鸭产蛋后期蛋氨酸的需要量; 研究了不同氨基酸水平和不同日龄对樱桃谷鸭胸肉率的影响。 研究日粮支链氨基酸比例对15~70周龄攸县麻鸭生长性能、屠宰性能及血清生化指标的影响; 对来自不同来源的玉米酒糟(DDGS)的鸭子的代谢能进行了评估。 饲料营养价值数据库的补充数据。

2.2.3疾病预防控制领域

2020年,我国水禽疾病防控取得的成果包括坦布苏病毒分子检测; 商品肉鸭饮水管道臭氧冲洗消毒去除残留药物效果的研究鸭甲型肝炎病毒分子流行情况医学研究。

2.2.4 养殖技术领域

2020年,我国水禽养殖技术进展包括创建“物联网牧场”理论方法和国家试验平台、开发畜禽多维三维感知技术和专用传感器; 新型三层立体网养模式的探索(樱桃谷肉鸭单笼(长2m×宽2m×高0.65m)与传统三层笼模式生产性能和经济效益的差异) (单笼长1 m×宽1 m×高0.55 m);设计异位发酵床,并对该装置进行通风模拟研究;研究多层平养模式下适宜的育雏密度及差异层间温度、湿度;研发第三代自动喂料机为喂料设备,替代人工喂料。

2.2.5加工技术领域

2020年,在水禽加工技术方面,我国科研人员利用鸭胸肉、鸭腿肉,开发出口感和风味极佳的鸭肉乳化香肠产品,提高了鸭胸肉、鸭腿肉的利用价值; 探讨添加香菇、松露、松茸对鸭肉乳化香肠品质和感官特性的影响,开发风味独特的鸭肉乳化香肠产品,提高鸭肉的营养价值和质构特性胸肉乳化香肠制品; 探究了烤鸭腿各加工阶段挥发性风味成分、整体口感、游离氨基酸、呈味核苷酸的变化,为进一步改进烤鸭腿的加工工艺提供参考; 研究了运输后等待时间对鹅肉品质和血液指标的影响; 比较两种消毒清洗工艺对咸蛋品质的影响,为制定合适的鸭蛋消毒清洗工艺提供科学依据。

3 2020年水禽产业发展现状及存在问题

3.1 行业现状

3.1.1 养殖成本上升,中小养殖户损失惨重

2020年初,受COVID-19疫情影响,多地实施交通管制。 水禽饲料严重短缺,获取困难。 饲料价格上涨,水禽养殖成本增加。 为保障畜禽业稳定发展,国家对口支持主要集中在规模化养殖企业,难以照顾到小型养殖场。 中小企业养殖户选择将放养的鸭子活埋,将孵化蛋作为商品蛋出售。 大多数养殖户为了生存而断臂,导致市场后期面临“少苗、少蛋、少品”的困境,部分养殖户因亏损而不得不退出养殖业。

3.1.2市场流通受阻,消费市场挑战与机遇并存。 COVID-19疫情的爆发对畜禽市场产生了巨大影响。 疫情管控期间,活禽禁止销售,各地市场流通基本处于停滞状态,导致水禽产品大量损失,水禽市场低迷,实体销售平台等损失惨重。如线下水禽批发市场和超市。 但与此同时,食品电商和新零售平台快速发展,如盒马生鲜、天猫超市、京东超市等在一二线市场迅速崛起。 水禽产品的主要销售地位随之发生转移,销售渠道随之扩大。 新的机会。

3.1.3经营管理方式不断优化,全产业链布局趋势日益明显。 在非洲猪瘟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接连发生的背景下,水禽产业不断调整优化产业链各环节的生产经营方式,应对新情况、新挑战。 为准确把握市场动态,及时调整生产结构和布局,各企业探索实施“生产、加工、销售”一体化的全产业链自主经营模式,尽可能延伸产业链。可能,这不仅有利于优化供给结构、连通市场,也有利于抵御市场风险。

3.1.4消费结构持续升级,水禽产品供需多元化。 消费者对水禽产品的需求日益多元化。 他们不仅在品质上要求水禽产品绿色、健康、营养,而且追求线上线下的采购渠道。 时效性和便捷性,也对产品价格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为满足不断升级的消费需求,水禽企业在巩固传统产品和消费场景的同时,不断迭代升级熟食产品,创造新的消费形态,从源头上丰富和满足消费者选择的多样性。 与此同时,水禽行业在生产、销售、质量等方面不断提高标准和要求,逐渐赢得了消费者的喜爱和信赖。

3.2 问题

3.2.1市场波动风险加剧,企业应对能力有待加强。 受疫情、政策、产品供需影响,水禽市场价格波动剧烈,与2019年相比,2020年水禽市场价格整体徘徊在低位。 例如,全国雏鸭平均价格在2019年11月达到7.89元/羽的高位,但在2020年1月大幅下跌至0.96元/羽,此后虽然略有上涨,但直到7月才回到3.24元/羽。 。 正常价格上涨3.375倍,但8月份迅速跌至1.30元/羽。 市场价格剧烈波动给企业生产经营带来巨大风险。 特别是对于大多数产品单一、产业链短的中小企业来说,应对市场波动风险的能力有限。 价格的剧烈波动将导致它们破产和淘汰。

3.2.2资源环境约束不断加大,水禽养殖污染治理技术支撑体系薄弱。 随着环保标准不断提高,水禽养殖面临的资源环境压力不断加大。 环境补贴政策覆盖面不够,污染治理减排成本不断增加在环保产品市场价值难以实现的背景下,水禽产业养殖成本快速上升,发展空间不断缩小。 与此同时,水禽养殖污染治理技术支撑体系建设滞后,进一步放大了水禽养殖面临的环境压力。 虽然水禽粪便资源化利用的单项技术研究和突破进展迅速,但缺乏整体技术解决方案和综合配套技术,特别是源头减排、清洁生产、无害化处理、资源化利用等技术。 研究、推广和服务能力有待加强。

3.2.3产品质量安全控制体系不完善,消费者信心不足。 在各类食品安全事件的冲击下,产品质量安全状况逐渐成为消费者购买水禽产品的重要标准。 各方面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尽管水禽行业制定了行业标准,提高水禽产品质量安全,但总体上产品质量控制体系不健全的问题仍然突出,表现为行业标准低、覆盖不全、配套体系不一致、行业标准结构不合理等。质量安全信息不透明需要进一步完善,以增强消费者信心。

3.2.4供给侧结构调整缓慢,供需矛盾突出。

随着居民消费结构快速升级,消费者对高品质水禽产品的需求日益强烈。 但当前水禽产业供给侧结构调整进展缓慢,与市场需求不匹配的问题依然突出,在一定程度上仍存在结构性、季节性供给过剩问题,主要体现在主要表现在:一是产品差异化低、同质化严重,无法满足消费者多样化、个性化的需求,无法适应市场需求的快速变化; 其次,产能过剩不仅体现在总量上,更体现在结构性过剩,缺乏地方性、特色性、优质产品; 第三,与其他畜禽产品相比,市场竞争程度较高,强势品牌较少,竞争中的可替代性较高。

4 2021年水禽产业发展趋势分析

4.1水禽产业化、规模化发展将加快

受非洲猪瘟疫情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双重影响,禽肉行业面临前进压力。 疫情影响下,以家庭为主的小规模养殖逐渐被淘汰,需要适度规模新建养殖场,以生物安全为核心,与生态环境相衔接。 在此背景下,产业规模化或将加速,养殖结构和产业链也将面临重塑。 肉类企业向养殖、屠宰、加工全产业链发展已成为趋势。 市场的波动不仅加速了行业规模化进程,也催生了新的业态。 此外,在食品安全和公共卫生防疫压力下,规模小、占地大、分散、污染严重、效益差的水禽企业和养殖户将逐渐减少,规模化、规模化程度高的水禽企业和养殖户将逐渐减少。大力发展集约型企业。 未来,“公司+农户”的产业模式也将逐步转向集约化、规模化发展模式,这将成为水禽产业调整的趋势,但这个过程可能会持续5年甚至更长时间。

4.2 水禽产业结构将发生战略调整

鸭肉、鸭鸭、鸭蛋价格的下跌,以及水禽行业经营者利益的损害,给水禽行业实施战略性结构调整带来了压力和机遇。 一些大型龙头企业通过产品结构调整、增加品种和花色拓展国际市场。 ,增加标准化饲料设施和出口专用肉鸭养殖能力,应对市场波动和风险,从而有效减少损失。 此外,部分企业趁市场疲软之机,主动减产、进行设备改造、新建标准化鸭舍,为下一步更有效抵御市场风险积蓄力量。 一些个体农户和技术落后的企业被兼并重组,一些企业自觉结成联盟抵御风险。 总体来看,在多重压力和挑战下,水禽产业可抓住机遇,积极调整,抓住高质量发展机遇,为未来水禽产业健康发展奠定基础。

4.3水禽产品消费市场呈现区域化、多元化特征。 在生活水平提高、生活方式改变等因素驱动下,水禽产品消费结构持续升级,进一步推动新消费业态新模式形成。 消费者尤其关注水禽产品的质量安全,对养殖周期长、安全系数高、营养价值好的水禽产品表现出偏好。 与此同时,消费者对终端产品的消费偏好也呈现出多元化的特点。 在活禽限制消费的背景下,细分产品、深加工产品逐渐成为消费新趋势。 煮熟的水禽不仅可以作为晚餐佳肴,还可以成为日常生活的必需品。 小吃。 此外,消费方式和渠道更加多元化,熟食专柜、品牌直营店、第三方网络平台等新的消费业态和模式日趋成熟。

4.4 水禽产业链不断整合和完善

在养殖方式方面,水禽产业在健康养殖、标准化饲养、生态饲养等新型饲养方式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 全室内、离水、旱作养殖已成为肉鸭、蛋鸭、肉鹅养殖的主导模式。 在经营方式上,一些规模以上中小型水禽企业借大型龙头企业带动的势头,不断推进“产加工销”一体化,积极推行独立经营模式。全产业链,强化产品质量控制和市场风险应对能力。 The waterfowl industry will rely on innovation to drive endogenous growth, and integrate to create an advantageous industrial cluster with strong innovation ability, high correlation, strong driving force, wide radiation and high intensification; focus on building an industrial cluster based on “Internet +” and “smart agriculture” ” and other waterfowl industry ecology leading the development trend of the industry, form an innovative industrial cluster network, and promote the optimization and efficient integration of the industrial chain of cluster products.

5 Waterfowl industry development suggestions in 2021

5.1 Improve the implementation of supporting policies and regulations to promote the high-quality development of the waterfowl industry First, continuously improve various supporting policies and measures, especially the establishment and improvement of corresponding investment channels, and the introduction of corresponding access rules and management standards, so that the waterfowl industry-related market All behaviors of the main body are legally based, providing policy support and institutional guarantee for the development of the waterfowl industry. Second, establish an authoritative industry information platform by means of enterprise leadership, government support, and government supervision, strengthen the disclosure and guidance of market information in the waterfowl industry, effectively connect the supply and demand sides of waterfowl products, reduce market risks, and avoid or reduce the risk caused by information. Industrial losses caused by asymmetry. Third, establish and improve the quality standards, norms and quality control system of the waterfowl industry, strengthen product quality and safety management, and conduct quality control from the entire industrial chain of raw materials, breeding, feed, processing, packaging, transportation, distribution, and sales.

5.2 Strengthen the operation and branding of the whole industrial chain, and continuously improve the quality of waterfowl products. We must adhere to the market-oriented approach and create an all-round, whole-industrial chain waterfowl branding system. First, further strengthen the top-level design, establish and improve the brand strategic planning of waterfowl products, and give full play to the role of the market in brand building. Second, vigorously cultivate business entities, especially new types of business entities, promote the organic integration of new industrial chain management and branding of waterfowl products, and further strengthen new types of business entities on the basis of increasing support for existing advantageous regional brands Prominent position in brand building. Third, we must adhere to standardization as the support, scale as the basis, branding as the guide, and marketization as the orientation, so as to promote the coordinated development of the “four modernizations” and improve product quality.

5.3 Improve the breeding and promotion system of fine breeds and promote the stable development of the waterfowl industry. Fine breeds are the core and material basis for the development of the modern livestock and poultry industry. We should further increase the investment in the construction of fine breeds and continue to implement the construction projects of fine breeds of livestock and poultry. By integrating superior breeding resources and technologies, optimizing breeding programs, improving breeding data collection and genetic evaluation technologies, developing and applying new breeding technologies, and cultivating new waterfowl varieties. Continuous breeding has bred waterfowl varieties, further improving the quality of varieties, promoting the localization and diversification of waterfowl varieties, and meeting different levels of consumer demand.

5.4 Improve the comprehensive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system and prevent the outbreak of major diseases The construction of a major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system is an important part of the development of the modern livestock and poultry industry system. First, adhere to prevention first, strictly implement epidemic prevention laws and regulations, and do a good job in th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major livestock and poultry diseases in accordance with the policy of “strengthening leadership, close cooperation, relying on science, lawful prevention and control, group prevention and control, and decisive disposal”. Second, do a good job in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traceability information system for livestock and poultry epidemic prevention labels, and gradually establish a traceability management system for livestock, poultry and livestock products. Third, actively carry out standardized management of livestock and poultry epidemic prevention, speed up the implementation of animal disease purification in breeding livestock and poultry farms, and strive to ensure that no major regional epidemics occ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