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类玩家大集合这个养鸭社变身禽类养殖技术大师当地农民拼命种鸭赚大钞

我来介绍一下新农源肉鸭养殖专业合作社。它位于济宁市兖州区颜店镇,我跟随社员一起到合作社去参观。这里有3200多位社员,分布在济宁、枣庄、菏泽等地。我们一到这里就看到新社员们在一旁热情地进鸭苗。合作社是采用了公司+合作社+农户的模式,所以鸭苗由兖州绿源食品有限公司提供,并且成鸭的屠宰、加工、销售等也都由这个公司完成。也就是说,社员们只需要专注于养殖鸭子,而无需去担心后续流通。做到这一点,当然会把养鸭做成大产业,让这些带毛的成了当地农民赚取万贯家财的宝贝疙瘩。我来跟大家分享一下合作社的情况。合作社成立了数年,从最开始的几十户社员,发展到现在的几千户,可谓是由弱变强。同时,养殖模式也不断地更新,从最原始的散养,逐步发展到现在的塑钢线发酵床养殖。管理合作社的理事长白洪振说,合作社负责管理和帮扶,农户们专注于搞养殖,形成了一条完整的肉鸭产业链。这样的好效益让更多的农民都争着加入合作社。这也包括我今天带着大家参观的孔宪英。她之前一直贩卖鸭饲料,但看到合作社的养殖户养鸭很赚钱,于是干脆自己也加入进来养。她准备先养6000只练练手,因此决定把入社进苗的手续一起办了。虽然合作社规定的肉鸭押金是17元/只,但孔宪英手头只有6万元。白洪振很爽快地帮忙办理了担保,让她先把鸭苗领回去养着。后来,孔宪英在刘代强的陪同下顺利完成入社手续。我听完小刘做担保人的原因,觉得很有道理。我也在合作社里面工作了一段时间了,除了供应鸭苗,合作社还提供技术、管理、培训等服务。而且,饲料价格和回收价格一直都保持不变,这样我们养殖户只要专心养好鸭子就能赚钱。我听着他的话,更加坚定了在合作社工作的信念。孔宪英刚刚拿到签好的合同,笑得合不拢嘴,她说别的家庭每年都能挣个10多万,这次轮到她了,也能挣到大笔的收入了。正当我跟孔宪英交流的时候,合作社的服务热线电话响了,一位名叫李修诗的养殖户打来电话说他家的鸭子突然死了几只,很着急,希望我们的技术员能赶快过去查一下。我们的技术员十分负责,马上跑去查看他家的鸭子。作为合作社的一名技术员,我经常会驱车前往养殖户的家中查看病情。今天,我来到了李修诗的养殖场,他最近发现有几只鸭子突然死亡,非常着急。不过,我做了判断后认为这应该没什么大事情,可能是鸭子受凉引发应激反应。当我们到达现场后,我和合作社的理事长查看了一圈鸭棚,再看看鸭子状态,果然不出我所料。现在这批鸭子已经长大到26天了,再过半个月就可以开始回收了。但是,我们要提醒李修诗封住大棚两边的窟窿,天气变冷了鸭子很容易受凉,也要防止老鼠等动物进入惊扰鸭子。每个技术员负责一个片区,合作社规定养殖户养一批鸭子(每批38天左右),期间技术员至少会去指导四次。而这个片区大概有60多户养殖户。做了5年技术员的我对于鸭子的病情很自信,闻味就能判断出什么病情,甚至不用解剖也能了解问题。李修诗的鸭棚是那种老式的圈养大棚,里面气味有点浓烈,刚进去就让我感觉到不舒服。我看到李修诗流着泪,心里也感到难过。我抓了一把饲料,看了一眼说:料肉比有点高了,少加料多点水,饲料也别存太久,预防药提前喂,别等出了问题才下药。李修诗似乎有所领悟。他现在养了6000只鸭子,一年能养六七批,每年挣个十来万元不成问题。

 

中午12点半,我和白洪振一起去品尝合作社的全鸭宴。这顿饭虽然少不了鸭肉,但桌上一多半都是蔬菜。原来这些蔬菜也和鸭子有关,是合作社自己在大棚里种的,用鸭粪做有机肥。合作社有十几个蔬菜大棚,鸭粪可以有效利用,省了肥料钱,蔬菜还能卖钱,既解决了污染又增加了收益,一举两得。白洪振兴致勃勃地说道。

在这个养殖生态系统中,我知道饲料是保证鸭子生长质量的重要因素,而且要定期检测饲料的质量,不能贪图省钱而给鸭子喂不合适的饲料。同时,还要定期注射预防药,预防疾病的出现。我知道只有做好这些细节,我们才能更好地保护鸭子的生长和健康。刚吃完午饭,已经有很多养殖户把车排成了长队等着来合作社拿饲料了。“我必须得赶紧联系公司那边出料,养殖户们可等不及了。”白洪振跑到车间指挥供料去了。绿源食品有限公司的办公室主任高恩凯告诉记者:“我们公司一天要出料300多吨,养殖户只需要开个单子就行了,鸭子回收之后统一结算。” 第一个来拉饲料的是颜店镇的李忠。他表示:“我拉了10吨,一吨是2900元,一批养6,000只鸭子大概需要40多吨的料。”这边在装料,那边白洪振又在协调,说:“梁山的客户来得晚,如果让他在这里排队,今天估计走不了了,得让他提前拉。” 下午3点半,最后一辆拉鸭苗的车开始装货了。记者过去帮忙把大筐里的鸭苗倒进车上的小筐里。看着这些小鸭子,感觉它们一定会变成非常好吃的鸭肉。不过,没想到它们的绒毛呛得我难受不已。 转眼到了下午5点,最后一车装有10,000多只鸭苗出发了。跟随鸭苗一起流转的还有我内心的敬佩和感动,这个行业里面每个人都是那么的认真和辛勤,那么地带着一份责任感去为我们提供更好的食品。8000只鸭苗装好了,其中8000只要送到颜店镇天齐庙村的张海龙那里,另外2800只要送到龙桥办事处龙桥村的王泉武那里。我听白洪振说,合作社每天出苗量都可以达到9万只,这数量确实很惊人。 天色已经晚了,我开始整理当天的出苗和出料量以及第二天的出苗安排。我觉得虽然每天都在做着这些事,但不知不觉间,合作社就已经壮大了。或许这就是集体经济的力量吧。 通过集体经济的方式,农民合作社创造出了规模效益。对于单个养鸭户来说,他们很难在自己的小范围内取得更好的收益。但是,农民合作社却可以通过技术、生产资料、管理等方面为养鸭户提供最大的便捷以及最低成本。这样的话,养殖户就可以更专心地搞养殖了。整个过程像是一个有序的链条,如果能管理得当并且运行顺畅,那么合作社也有可能成为保障普通农民发家致富的更好平台。我来到合作社,听到了合作社理事长白洪振的一些感慨。他告诉我,2006年一只鸭子能挣一块钱,现在能挣一块五,但按照物价水平的增长速度,实际上收益衰减得很多。现在养鸭子虽然还可以赚钱,但不再是前几年的“暴利”行业了,而且限制因素越来越多。 国家对养殖污染的持续关注以及《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的出台让畜禽养殖业所承受的压力倍增。在临沂地区,政府拆掉了很多鸭棚,就是为了控制污染。合作社里不少养殖户使用的是传统的养鸭棚,所以污染比较大,会受到更大的冲击。为了控制养殖污染,政府对新建鸭棚也有限制,例如在土地审批上把关很严,因此本地新建鸭棚项目很难拿到地,自己的土地也不让建。 白洪振表示,现在建一座发酵床养殖场需要二三十万元,一般的养殖户承担不起这个成本。为此,合作社与绿源公司合作建设鸭棚并租给养殖户。虽然现在的形势比较严峻,但我们会继续努力,发挥集体优势,为农民提供更好的服务!我们目前面临的困境,是需要我们积极引导当地养殖户向绿色、环保、零排放的方向发展。因此,合作社正致力于大力推广发酵床养殖和笼式养殖模式以及建设养殖小区。我们期待政府能够给予养殖户更多的政策和资金扶持,这样才能更好的控制养殖污染,保护环境。我们相信,只要大家共同努力,一定能够克服困难,使得养殖业更好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