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羊成群鸡飞兔舞 春芳承包了一座无人岛从事生态养殖

路桥东西廊岛上,随着“岛主”林春芳的喊叫,数百只小鸡跑了过来。 这是林春芳今年之后将在这些荒岛上饲养的第一批雏鸟。 来到这些岛屿的游客让原本荒芜的岛屿再次充满生机。

 

在路桥金清海滩长大的林春芳从事水产生意,从2009年起就与海岛结下了不解之缘。他和几位合伙人在路桥东西走廊群岛附近承包了四个无人居住的荒岛,开始在岛上进行生态农业。

4月12日,国家海洋局公布了第一批176个可供开发的无居民海岛名单。 消息传来,一直关注的林春芳兴奋不已。 然而,作为较早承包岛屿开发的先行者之一,他也并不确定。

五一假期前,记者跟随林春芳登陆他的无人岛,听人们讲述他在海岛开发方面的投资、风险和收益。

“牛郎”来到荒岛

4月28日凌晨,记者跟随林春芳从路桥金清海滨村大上头码头跳上一艘小船。 船航行了二十多分钟,几个相距不远的小岛出现在我们面前。 这些就是林春芳承包的东西走廊岛屿,距离大陆不到5海里。

一些以捕鱼为生的渔民原本居住在当地的岛屿上,但恶劣的条件迫使他们逐渐上岸。 到了20世纪60年代,洞朗岛逐渐成为无人岛。

林春芳,1945年出生,现年57岁。 他从事水产养殖业多年。 以前,他只有10多岁的时候,才和大人一起乘坐小舢板登岛几次。

林春芳自己也没想到,多年以后,他竟然与这些岛屿结下了不解之缘。 2009年,林春芳和几个朋友偶然上岛,看到岛附近海水清澈,岛上空气清新,自然生态非常好。 当时,林春芳也在为自己的水产养殖事业寻找养殖地点。 几位朋友也很感兴趣,纷纷鼓掌。

“当时我就想,在岛上养点牛羊,在岛周围的海滩上养点水产品,还是蛮赚钱的。” 林春芳和朋友到滨海村询问了这些岛屿的情况后,决定让村里承包这些岛屿。 。 由于之前没有人居住,也没有人开发,所以几个岛上的租金都很便宜,一年只有一万多元。

2009年3月,林春芳和朋友承包了东西浪岛等4个荒岛及其周边海域的管理权。 林春芳和朋友还建立了九九畜牧无公害生态农场,开始在岛上饲养牛羊。 ,成为胸怀理想的先锋。

几乎失败的第一次创业

当了几年教师的林春芳脑海中浮现出全岛牛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情景。 他还可以出售无污染的牛羊来赚钱再投资,成为“自由岛主”。

幸福的日子显然不会这么快到来。 由于岛上长期无人定居,没有基础设施,一切都需要林春芳重新规划和建设。 林春芳先是花了几十万元买了两艘船,方便进岛。 后来,他又运了一些建筑材料,盖了几间平房。

在岛上养牛羊,缺电不是大问题,但缺水绝对不是问题。 幸运的是,岛的另一边有一个天然的水坑可以蓄水,稍加改造,就成了一个小水库。

“不工作你不知道,但一旦开始工作,你就会发现有太多困难,因为你不考虑细节。” 刚来岛上的时候,林春芳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岛上,购买材料和装备,有时会在岛上呆上一个月。 他在岛屿和大陆之间往返了数十次。 风浪大的时候,他常常趴在船边,吐得半死。

经过一番简单的改造,林春芳终于把300头牛、200多只羊放到了岛上。 但不久之后,牛羊开始大规模死亡。 由于缺乏管理和照顾,牛羊水土不服、疾病缠身,根本不适合岛上的放养模式。

“牛的数量从300头减少到18头,羊的数量从200多只减少到40或50只。” 林春芳到处寻找兽医,但岛上的牛羊数量仍然大大减少。

没有放弃的林春芳托朋友找到了省农科院的畜牧专家。 邀请他到岛上参观后,帮助治疗林春芳,并纠正了林春芳的饲养方法。 他还研究了改良的牛和羊品种。

“岛上海洋性气候的特点非常明显,北方来的牛羊原本很难饲养,但改良后适应性大大增强。” 虽然问题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解决,但在一次险些失败的创业之后,合伙人却退却了,合作社的十几位股东也陆续退出。 最终只剩下林春芳和三位股东。

股东坚持再上岛

在农科院专家的建议下,林春芳改变了养殖思路,没有增加牛羊的投入。 而是将剩下的牛羊作为种牛羊,与农科院合作进行良种繁育; 同时,他引进了饲养生存能力更强的兔子、珍珠鸡、三黄鸡等。

林春芳告诉记者,每年草灌木生长茂盛的时候,他们就牵着牛到山坡上吃草。 兔子可以吃嫩草,鸡可以啄食植被中的昆虫、蚯蚓、青草等食物。 动物的排泄物可以作为岛上植被的肥料,草籽等植被可以在来年春天撒在岛上重新生长。 “只要控制好饲养量,利用这个循环,基本就能保证牛羊鸡兔不缺粮。” 经过一段时间的探索,林春芳和同事们逐渐找到了生态养殖模式。

此外,在环岛1000余亩的滩涂上,林春芳和几位坚持不懈的股东又投入了100万元,在不同水域放流了贝类、文蛤、毛蚶、梭子蟹等水生苗木。 “这些滩涂和海底的水产品比海岛养殖的风险要小得多,而且更容易维护。” 经历过痛苦之后,林春芳和同事们在投资时更加注重分析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