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政协委员建议在定点帮扶地区建设生猪养殖屠宰场

东莞2021年“两会”将于2月4日开幕,作为东莞市政协委员、农村农业委员会副主任、市工商联常委,董斌带来了提案《关于政府跨区域合作发展生猪养殖和屠宰项目的建议》。 他建议国有企业与省市及家禽养殖屠宰龙头企业合作,在相应帮扶地区建设生猪(家禽)养殖屠宰场。 一方面可以解决东莞定点生猪屠宰场建设问题,另一方面增强对口支援地区的“造血”功能。

 

禽类养殖概念股_禽类养殖资讯_禽类养殖网/

问题

生猪屠宰场建设成本高

董斌在《关于政府跨区域合作发展生猪养殖屠宰项目的建议》提案中表示,去年以来,东莞大力推进全市生猪屠宰企业的兼并整合。 整合以来,全市生猪定点屠宰场数量有所增加。 28个减少到17个,并在相关乡镇规划新建生猪定点屠宰场。

但生猪屠宰场的整合进程和未来经营仍存在一些问题。 首先,新规划的生猪屠宰场建设进度较慢,土地难以解决。 “近年来,东莞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不断提高。 房地产、高新技术产业、以大型购物中心为核心的服务业等产业快速扩张。 土地资源得到大量开发。 土地日益紧缺,成为制约东莞农业和农副业发展的一大因素。 “主要限制。” 董斌表示,受用地规划、邻避问题、环评等因素影响,新规划的屠宰场建设总体进展缓慢。

其次,屠宰场的建设和运营成本较高。 董斌表示,在小型屠宰场的拆除整合过程中,剩下的屠宰场必须扩大生产规模,因此需要投入大量资金新建或升级现代化机械生产设备、污水及污水处理设备、扩建等。变压器。 为了保证生产用电,提高生产效率,保证污水、垃圾达标排放,日常电费、设备维护、污水垃圾处理材料等运营成本也比以前更高。 “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工作进度的拖延,新建屠宰场也面临着土地成本、人工成本上涨的问题。”

此外,随着东莞生猪养殖业的衰退,全市大部分生猪必须跨省(区、市)调运。 在运输过程中,很容易对道路、空气等造成二次污染,同时,生猪在运输过程中也面临营养消耗、免疫力降低、肉质下降等隐患,甚至致残或死亡。受外部环境、车内温度、密度、疲劳、缺水、踩踏、挤压等多种因素的影响。

建议

实现从“运猪”到“运肉”的转变

近年来,东莞通过精准扶贫,成功脱贫了韶关市和云南昭通等地的贫困地区,其中对养殖业的扶持就是重要内容。 因此,董斌提出,政府可以在与对口支援区跨区域合作中牵头发展现代科学生猪养殖和屠宰项目,加强产业帮扶,巩固和增强对口支援区的“造血”功能。

具体来说,一方面,国有企业将与省市及家禽养殖屠宰龙头企业合作,在定点帮扶地区建设生猪(家禽)养殖屠宰场。 “凭借国有企业的政府背景,我们可以畅通与当地政府部门的沟通渠道,努力在土地使用、信贷等方面提供政策优惠,同时可以加强企业的内控和监管。屠宰场严格执行生猪屠宰过程非洲猪瘟自检和驻场检查。场内官方兽医制度。” 董斌建议,借鉴龙头企业的经营经验,建设现代化、标准化、规模化的生猪屠宰场,实施标准化管理,提高生产效率,保障市场需求,实现养殖与屠宰配套、产销顺畅衔接。 。

此外,改变传统生猪运输方式,实现由“生猪运输”向“肉运输”转变,逐步减少跨省(区、市)生猪长途运输。 在受援地区投资建设生猪屠宰场,可以有效加强生猪产销的区域间联动,与受援地区建立长期稳定的供销关系,实现供需总体平衡。 。 同时,推动猪肉产品冷链运输,加快建立冷鲜肉流通配送体系,实现“集中屠宰、品牌经营、冷链流通、冷鲜肉上市”。

同时,在跨区域合作开发生猪屠宰项目过程中,逐步构建有效连接东莞与对口支援地区的冷链物流基础设施网络。 在生猪屠宰场建设标准化预冷集散中心、低温分段加工车间、冷库等设施,提高生猪产品加工和储存能力; 配备必要的冷藏车等设备,提高长途运输能力。 同时,参与企业负责在东莞建设标准化流通冷库、低温加工中心、冷链配送设施、冷肉配送点,提升全市终端配送能力。

采访采写:南都记者 田玲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