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家禽养殖若不改变H7N9或进入新周期

H7N9的病死率高达34%。 该病毒仍处于有限人际传播阶段,发病率将随着冬季结束而下降。 但专家普遍认为,如果我国家禽饲养和消费方式不改变,H7N9的发病可能会进入新的周期,未来还会出现更多类型的禽流感病毒。

中国正在以“激进”的方式应对H7N9禽流感。 在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的指南中,要求疑似和确诊的H7N9患者尽快接受达菲治疗。

实验室进行的生物学实验表明,将此类药物添加到细胞中可以抑制病毒的繁殖。 由此,研究人员得出结论,该药物应该对人类有效。 如果遵循严格的科学验证程序,接下来应该进行双盲对照实验。 然而,对于同时感染H7N9的患者,一组使用达菲,另一组作为对照组,不使用达菲。 这种做法违反医学伦理。 因此,这样的人体实验在实践中是无法进行的。

因此,在实践中,只能根据实验室结果和既往经验,鼓励医生尽早使用达菲。 这也是因为感染H7N9的患者病情发展迅速,病死率也相当高。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冯子健等人在2014年2月6日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最新文章中,分析了截至2013年12月1日的所有数据,发现感染者H7N9入院患者病死率高达34%。

第一例H7N9病例首次出现于2013年初,随后呈零星散发。 夏天过后它就几乎消失了,冬天来临时又又回来了。 2014年2月10日,冯子健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专访时表示,从最新数据来看,H7N9的发病特征与2013年相比没有明显变化。

流行病学调查数据显示,H7N9禽流感更容易发生在60岁以上人群中,男性是女性的两倍。 病例主要集中在华东地区。 有很高比例的患者有非常明确的活鸡接触史,达到70%~80%。

研究人员较早注意到H7N9的发病年龄和性别特征与H5N1完全不同。 后者主要影响青壮年,老年人很少。 H7N9患者中,只有一小部分年龄在20岁以下。 到底是什么造成了这种差异,仍然是困扰科学家的一个问题。

有限的人际传播

结合此前对H5N1的研究结果,研究人员目前推测人类从家禽感染H7N9的途径可能有两种,这两种途径都与家禽粪便有关。

一种可能是,活鸡市场上的禽类粪便或者被禽类粪便污染的物体表面含有病毒。 人们的手接触到这些污物后,再用手触摸口鼻眼,病毒就进入了粘膜。 导致感染。

另一种可能性是家禽粪便或分泌物形成悬浮在空气中的气溶胶。 “活禽市场屠宰时可以看到脱毛机高速运转,脱毛,这个过程可能会产生病毒气溶胶。” 冯子建说道。 易感消费者如果吸入这些气溶胶可能会被感染。

冯子健等人的论文显示,82%的患者在发病前接触过家禽或猪,或者去过活禽市场。 而这只是一个可以明确确定的比例。 他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其他人入院后很快死亡,其流行病学史只能由亲友描述,无法准确还原。 由于无法得知他们是否接触过家禽,因此没有纳入统计范围。

上海一位外科医生的情况就是如此。 据媒体报道,该医生带病工作,直到2014年1月17日凌晨,突然感到胸闷、气短,被推进急诊室抢救。 18日凌晨,经抢救无效,因重症肺炎去世。

“他的病情进展很快,死后第二天才确诊。之后我们送了样本检查,并对他的亲属和同事进行了调查,但大家很难准确描述他病前的家禽。”接触经历以及患者的接触经历中恢复情况。” 冯子健表示,因此目前还不能确定他是直接被家禽感染,还是在工作中接触病人时被感染。

临床数据分析显示,H7N9病毒感染从发病到住院的中位时间为4天,从发病到进展为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的中位时间为7天,从发病到死亡的中位时间为7天。 21天。 相比之下,H5N1的三个时间分别为7天、7.5天和11天。

自H7N9出现以来,已有多个家庭出现多人感染,这是最令人担忧的情况。 研究人员认为,在与有症状的患者进行密切、长期、无保护的接触后,有限的人际传播是可能的,尽管这种情况很少见。 当患者咳嗽时,病毒可能通过飞沫传播。

所谓“有限人传人”,是指病毒的传播链很短,不会在人群中继续传播。 多传到二代,三代以上就没有传了。 “在这种情况下,病毒不会因人传人而在社区爆发。” 冯子建说道。

当然,科学家们一直担心的是H7N9能否获得持续的人际传播。 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禽流感病毒专家陈华兰去年发现,H7N9病毒可以通过呼吸道飞沫在雪貂之间传播。 科学家在研究禽流感病毒是否具有人际传播能力时,通常会用雪貂来测量。 。

“我们担心的是病毒发生变异,特别是与人类流感病毒重配,并且有能力在人群中非常有效地传播,传播很多代,从而使病毒在社区中流行。” 冯子建道:“还没有发展到这个地步。”

零星病例可能会持续存在。 2月10日,国家卫生计生委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姚洪文表示,近期中国大陆可能会继续出现人感染H7N9禽流感散发病例。

如何阻止病毒

从过去一年H7N9的发病情况来看,专家认为,进入夏季后,家禽向人的传播减弱,家禽之间的传播也可能减弱,现象暂时消失。 随着冬季的临近,病例数量可能会再次减少。

在2月10日的发布会上,冯子健给出的数据也呈现下降趋势。 他说,自2014年1月以来,每天都会报告新病例,少则3至5例,多则每天10例。 不过,这两天却出现了下滑。

另一方面,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专家普遍认为,如果我国家禽饲养和消费方式不改变,H7N9的发病可能会再次进入新的周期,更多类型的禽流感病毒将出现在禽流感中。未来。 出现。

例如,几个月前,江西又出现一起H10N8感染死亡病例。 国家流感中心主任舒跃龙等人2月5日在《柳叶刀》发表论文得出结论,死者也是在活禽市场感染病毒。 舒跃龙2月10日在国家卫生计生委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只有改变家禽销售和消费方式,尽可能购买冰鲜鸡,才能降低感染禽流感的风险。

冯子健还认为,近年来,我国禽流感病毒各亚型频繁出现,与检测监测手段改进、家禽养殖和销售模式等因素有关。 改变禽流感频发的局面,根本出路是改变养殖和销售模式。

养殖中常见的鸡分为白羽鸡、黄羽鸡和蛋鸡三类。 超市里卖的鸡肉和冰鲜鸡基本都是白羽鸡。 它们是在大型家禽养殖场饲养的,冯子健​​表示,这里检测不到禽流感病毒。 黄羽鸡大多作为活禽供应给消费者并立即屠宰。 这类鸡的品质只能通过散养来实现,因此大多数不是在大型养鸡场饲养,而是以公司和农户的形式饲养。

公司会定期从农户家中采购黄羽鸡。 有一级采购商。 他们从一些农户那里收购鸡后,会暂时存放几天,然后再送到上级采购商那里。 然后鸡进入批发市场,再进入各级销售市场。

“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农户家中的鸡感染情况并不严重。” 冯子建说,“收购后,从一级采购商到二级采购商,再到批发市场、销售市场,鸡都被感染了。” 他推测这些鸡是在收藏家和批发市场存放时被感染的。 “这可能是最大的问题。” 冯子建说道。

“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必须改变养殖和销售模式,阻断病毒。” 冯子健继续说道,“如果短时间内无法做到这一点,那么我们必须在销售过程中减少消费者与家禽的直接接触。在消费者和活禽屠宰作业之间建立物理隔离,例如玻璃。”

冯子健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文章也指出,2013年部分城市活禽市场关闭后,H7N9确诊病例有所减少。 一项生态模型研究估计,受影响最严重的四个城市关闭活禽市场可使 H7N9 病毒感染的平均天数减少 97% 至 99%。

至于H7N9疫苗,作为应对禽流感的另一种方法,多个研究小组最近已向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提交了临床试验申请。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尚未批准。 冯子健分析,根据H5N1的经验,如果决定开展H7N9疫苗的临床试验到二期,可能需要一到两年的时间。 如果要完成第三阶段试验,则需要更长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