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畜禽养殖污染不能一刀切

近年来,中央高度重视环境保护和污染治理,各地相继划定畜禽禁养区,控制畜禽养殖污染。 “治理过程中,还要求国家级畜禽遗传资源保护场、畜禽核心养殖场、畜禽养殖扩大推广基地关闭搬迁,可能严重威胁我的生命安全。国家畜禽养殖业。” 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畜牧科学院院长蒋晓松说。

蒋晓松介绍,畜禽养殖业是现代畜牧业发展的基础和先导。 与化肥养殖场相比,养殖场数量少但产业作用巨大,是乡村产业振兴的重要支撑。

蒋晓松表示,随着国家环境保护和污染治理工作的开展,各地“国家级两场一基地”积极配合,聚焦环保升级,加强环境污染治理。 然而,一些地方政府却采取了“一刀切”的做法。 对位于禁止养殖地区的“国家级两场一基地”,被要求关闭搬迁,未给予相应出路; “国家级两地一基地”禁止工业发展所需的改建、扩建。

“农村环境保护、污染治理要与畜禽养殖业发展有机结合起来,缺一不可。” 蒋晓松建议,为保护当地畜禽遗传资源,保证优良品种不断选育,保证我国畜禽养殖业可持续发展,生态环境部、农业农村部环保部等相关部委在制定环保政策或落实相关环保法律法规时,应尽快向地方政府出台指导意见,赋予区别于商品畜禽规模的“国家级两场一基地”对养殖场的特殊对待,确保了国家畜禽养殖业的安全。

对于禁养区内必须拆除的“国家级两场一基地”,当地政府不应“一禁一拆”,而应主动出击,科学引导、落实相关措施。政策到位,切实解决“国家级两场一基地搬迁”用地、资金等问题,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对于位于非禁养地的“国家级两场一基地”各地要允许其改造、升级、扩建,使“国家两场一基地”“大田基地”能够更加有效地开展地方品种保护、开发和新品种培育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