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羽鸡每年产量超过60亿只但养殖来源却被卡住 家禽消费第一大国如何破解鸡苗芯片

我们经常吃肯德基、麦当劳、汉堡王等,你知道他们的鸡肉产品用的是什么鸡肉吗?

是原产于德国或美国的白羽鸡,业内俗称肉鸡。 然而,我国需求量巨大的肉鸡来源却大多被德国、美国等少数企业垄断。

而且,这些公司在销售种鸡时,只销售同一品系的公鸡或母鸡。 鸡只有雄性或只有雌性。 纯种源鸡进口后不能进行养殖。 不同品系的公鸡和母鸡只能杂交产生亲代鸡。 杂交产生的亲代鸡虽然性能更好,但优秀只体现在终端产品方面,已经不能作为来源了。

今年被称为行业最强吃鸡周期。 白羽肉鸡价格先是翻番,后快速下跌。 但无论涨还是跌,中国肉鸡都无法回避这个尴尬的现实——养殖源头被“卡住”。 从国外引进的祖代鸡和杂交产生的亲代鸡寿命已到终点后,中国企业为了生产新的商品肉鸡,不得不付出高价重新引进祖代鸡,循环继续。

“中国每年生产白羽鸡超过60亿只,所以你必须有养殖来源。引进祖鸡的价格逐年上涨,从开始时的每套10美元到2008年的23美元,而且“现在已经涨到了10美元/套,55美元。另外,它的鸡有好有坏,会感染很多疾病。” “三农集团”首席育种科学家肖帆说道。

人类饲养鸡的历史由来已久。 就不能用中国自己的土鸡吗? 小凡道出了背后的真相:一只白羽鸡吃1.5公斤饲料,可以长出1公斤肉。 我们饲养的这个品种可能需要3公斤饲料才能长出1公斤肉。

白羽鸡消耗的食物较少。 中国必须保证粮食安全,保证老百姓有肉吃。 显然,白羽鸡的工厂化养殖实际上是一场成本竞争。 工业界、研究界和学术界之间没有联系。 种鸡研发投入过高,风险较高。 从成本上来说,还不如直接进口苗……这些都是导致鸡被卡住的因素。

令人欣喜的是,随着国内一些养鸡企业的成长,中国鸡肉“筹码”也逐渐出现。 小范说:“我们公司每年投入1亿元用于自主种鸡的研发。”

禽类养殖概念股_禽类养殖资讯_禽类养殖网/

工人们在某公司的白羽鸡加工线上工作。 新华社摄

全球最大家禽消费国种鸡曾完全依赖进口

今年之所以被称为最强鸡周期,从鸡鸡价格的过山车就能看出。

今年一季度,白羽肉鸡均价为4.19元/只,较2022年四季度雏鸡均价上涨49.64%。商品白羽肉鸡销售价格行业龙头公司益盛股份(SZ002458,股价12.08元,市值119.9亿元)今年一季度雏鸡从2.2元/羽上涨至最高7元/羽,涨幅2倍以上。

但最强的鸡周期属于肉鸡。 即使升上天空,商业肉鸡长大后也很难跟上这个涨幅。 不过,今年4月份开始,肉鸡价格再次回落至2.65元/只。

西南某大型肉鸡养殖场食品经营部总经理将雏鸡与肉鸡进行了对比,“同等市场条件下,一只肉鸡可能只赚1块钱,还是很不错了!”

即使作为一家领先的肉鸡公司,该公司仍然需要从美国进口其祖先鸡。

总经理谈到中国肉鸡行业的痛点——祖传鸡被“卡脖子”。 20世纪80年代,白羽肉鸡进入中国,中国迅速成为全球最大的家禽消费国。 但养殖长期被欧美少数公司垄断,种鸡完全依赖进口。

朱庆,四川农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四川农业大学原副校长。 主要从事家禽遗传育种研究,曾任世界家禽学会理事。 对于这个“痛点”,他更有“亲身”体会。

如今,63岁的他还清楚地记得出国学习养洋鸡的细节。

20世纪80年代后期,在我国当时的条件下,鸡一般都是农民散养的。 与国外大学先进的教学实习基地相比,朱庆作为研究生的实验条件显得十分简陋——只是在一个圈里养了几十只鸡,每天拿着笔和纸钻进鸡圈里,“咔哒”地响着。一一注册。 然后,拿扫帚把鸡粪扫起来。 从早到晚,他在一个简陋的养鸡场里吃饭、睡觉,和鸡们一起生活。

在学校工作不久的朱庆被国家派往德国留学。 当我去国外养鸡公司实习时,我看到了现代化的堆叠式鸡舍和全自动化设备,例如自动化加水和饲喂、自动化灯光和温度控制、自动化清粪输送带、自动化鸡蛋分离设备……眼前的一幕让我笑了。 祝晴有些震惊:“我们国家什么时候才能赶上?”

谁能想到,时过境迁,如今我国很多养殖企业的自动化设备已经不逊色于其他国家了。

少数跨国公司对种子来源高度垄断,价格每年上涨3%至5%。

就肉鸡生产而言,我国饲养的肉鸡品种主要有白羽肉鸡、黄羽肉鸡、淘汰蛋鸡、杂交鸡等。

黄羽肉鸡是我国的特色品种。 具有特定的消费市场,占有重要地位,特别符合南方地区的消费习惯。

随着鸡肉消费量的增加,白羽肉鸡占据了越来越大的市场份额。 再加上养殖周期较短、养殖成本较低,白羽肉鸡比本地黄羽肉鸡更适合规模化工厂化养殖。 中国畜牧业协会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白羽鸡销量65.32亿只,同比增长9.6%,占肉鸡总销量的56.43%。 据《2022年全国肉鸡生产信息统计监测报告》显示,2022年白羽肉鸡和黄羽肉鸡共销售98.2亿只,其中白羽肉鸡销售60.9亿只,共销售3.73只。销售黄羽肉鸡10亿只。

巨大的消费也导致对外国育种者的依赖日益增加。 东方财富精选数据显示,2021年引进祖代种鸡数量124万套,同比增长23.65%。 据我的钢铁农产品统计,2023年1月至5月,我国祖传鸡引进海外约20万套。

肖帆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我国亲代白羽鸡年需求量为6500万套,自给率不足15%。

小凡1993年毕业于中国农业大学,毕业后长期从事白羽鸡养殖工作。 2016年起主要负责白羽鸡育种研发项目。

人类饲养鸡的历史由来已久。 从常规意义上来说,养鸡似乎并不具备“高科技”属性,但我国的白羽鸡为何不能自给自足呢? 肖帆解释说,主要困难在于产业化养殖的成本竞争。

“投入产出效率相差很大,商品肉鸡的料肉比在1.5左右,什么概念?就是吃1.5公斤饲料,可以长出一公斤肉。我们养的这个品种在家里,长1公斤肉可能需要3公斤饲料,所以存在巨大的效率差距,而效率就是成本。” 小凡说道。

正是因为国外公司的品种在长期的养殖过程中积累了产蛋率高、产肉率高等优势。 即使你花钱购买他们的来源,也比使用低效来源更经济。 这就是白羽鸡养殖的核心商业逻辑。

此外,来源安全显然也具有重要意义。 “我们要谈粮食安全,同时,怎么解决那么多中国人吃肉的问题?世界上最大的肉是鸡肉。为什么?因为它在物质上有优势。”肉比大,消耗食物少;具有成本优势,价格便宜,老百姓也能消费得起;蛋白质含量高,胆固醇含量低,能量低。比例正在上升。”肖帆说。

但如果种子来源掌握在外国公司手中,就会存在供应不稳定、价格上涨、传染病、遗传病等各种风险。

“如果你的种子源被别人控制了,明天就没了,无论是国家层面还是企业层面都不安全。” 小凡说道。

据朱庆介绍,肉鸡市场主要由德国安伟捷和美国科布两家公司控制。 国外育种公司为了保持市场竞争优势,高价出售雏鸡,通过供应种系来限制种源流失。 “你买的祖鸡,一株只卖给你一种性别,要么是公鸡,要么是母鸡。合用后就不能继续饲养了,一代用完后,还得重新引进。” 朱庆表示,这是国外家禽养殖企业的销售策略。

“美国一旦发生禽流感,它的鸡就进不来,有时候还会有地缘政治问题。中国每年生产的鸡超过60亿只,所以你必须有种子来源。另一个是由于国外公司的高度垄断,价格每年上涨3%至5%,从刚开始的每套10美元,到2008年的23美元,再到现在的55美元。另外它的鸡有好有坏,有很多传染病,我们中国的家禽养殖业以前没有那么多疾病,包括白血病,都是从国外引进的,我们自己饲养,控制得很好,这样种子的来源就会干净。”小凡说道。

肖帆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他们目前选育的“盛泽901”在疾病控制方面做得非常出色。 “如何预防疾病?靠生物安全和隔离措施。这里(指福建南平光泽县)自然条件好,没有外来鸡传播(疾病)。常规疾病检测就像做新冠检测一样当天就可以出结果,发现有病的必须立即隔离,只有这样一代又一代地做,才能保证鸡是干净无病的。在养殖来源方面有一定优势,产蛋量逐年增加,欧洲效率指数达到400。

科研困境:自主育种难以与“引进种子、快速回收资金”模式竞争

家禽养殖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需要大量的人力和财力。 “人们花了那么多钱培育一个品种,如果不想控制品种来源,养殖公司说了算。因为你需要它,你不买也没关系。” 。 谁掌握了源头,谁就拥有话语权。”朱庆说道。

自主研发和育种周期长,难以匹配“引进种子后资金快速回收”的传统模式。 这在朱庆看来是种鸡研发中的一个科研困境——成果很多,但转化效果不高,愿意尝试商业种鸡的企业少之又少。 一个尴尬的现实是,中国引进了很多种鸡,花了很多钱,却买不到核心养殖技术。 养鸡业正面临着与薯片类似的“卡壳”局面。 最优质的市场份额被寡头掌控,他们只能在利润最薄、竞争最激烈的初级领域耕耘。

事实上,很少有养鸡企业主愿意投入到种源的研发上。 重要原因之一是自研种源经济效益不佳。

“因为养殖需要高投入、长期投入,见效很慢,直接经济效益不高,但有间接效益。全国祖代鸡需求量约为130万套,从国外进口一套可能成本50多美元,也就是300多块钱,300块钱乘以140万台是多少?4.2亿多块钱。但是,一个人不可能做这个4.2亿块的市场。还是很大的,我们目前每年的投资是1亿元。” 小凡说道。

“而且一旦开始育种,就不能停下来,每年都要投入,每年都要做研发,每年都要进步,要求你的制种效率越来越高。如果不进步了,别人就会进步。,国外每年都有进步,还有基因进步。基因进步是怎么来的?从选育到选育,一代又一代,要长期坚持。很多公司直接拿来生产就可以了,如果投资研发的话,很多企业连老板都不愿意做,就做吧,花钱了不行。 小凡是这么想的。

“选择养殖源,就是从百万中选一个。”肖帆说。 “选鸡就像选人,要看鸡好不好,遗传潜力如何,比如长肉的速度、产蛋的潜力等。我们要选二三十万只鸡。” ,然后从这些鸡中挑选出有潜力的。每年我们需要花四五个月的时间来集中精力选鸡。”

“我们也花了十几年的时间收集材料,因为想要养殖,首先要从材料中选择鸡品种。我们从2011年开始收集材料,2015年开始养殖,2021年才获批。” 小凡说道。

自主养殖突破:蛋鸡养殖达到世界先进水平,肉鸡养殖已起步。

让朱庆欣慰的是,近几十年来,我国畜牧业发展非常迅速,尤其是蛋鸡产业。 1985年以来,我国鸡蛋总产量稳居世界第一,先进的养殖设备日益普及。 蛋鸡养殖业摆脱了长期对国外品种的依赖。 蛋鸡养殖技术处于世界先进水平,肉鸡养殖也开始腾飞。 当然,在整个畜牧业中,养殖业的整体水平还比较落后。 毕竟,选择种子的过程是如此艰难。

朱庆师从我国已故著名家禽遗传育种专家、四川农业大学邱祥频教授。 邱祥平一生为中国家禽养殖业做出了贡献。 正是他和同事的研究使家禽养殖和规模化养殖成为现实。

上世纪初以来,四川农业大学家禽育种研究方向历经数代,先后培育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家禽新品种。 邱翔聘请了中国第一代种鸡后,朱庆带领团队开发了天府肉鸡配套系,正在培育优质特色蛋鸡配套系。 20世纪90年代,朱庆研制的配套粉壳蛋鸡系统已通过省级品种审定。

由于高校与企业产学研脱节,大型养殖企业之间缺乏合作,没有企业愿意承担继续养殖的风险和成本。 因此,粉壳蛋鸡的配套体系长期以来一直无法实现规模化、商业化养殖,这成为他面临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非常遗憾。 时过境迁,直到现在我国饲养的粉壳蛋鸡才达到了较大规模,占据了60%左右的市场份额。

与此同时,小凡的养殖成果也开始得到回报,他培育出了被市场认可的鸡品种。 神农的销售策略是将亲本鸡出售给外部各方。 “有些客户已经认可了。但是,推广是一个过程,必须慢慢来。” 小凡说道。

“这个产业是从原始品种开始的,源品种的下一代就是祖先。因为源品种的规模很小,而且价格非常昂贵,所以你不能用源品种的鸡来生产商品肉鸡。你得扩大规模。对祖先来说。祖先中的一个品种是由4个品系(A、B、C、D)组成的。这四个品系各不相同。有的生长速度快,饲料转化率好,有的有“产蛋性能好,有的产肉性能好。通过杂交,优势会体现在终端商品肉鸡上,它的性能一定是最优的,生产效率一定是最高的。” 小凡说道。

“祖父母以下是父母,一只源种鸡可产祖父母鸡约30至40只,祖父母鸡约可产父母鸡50只,父母母鸡可产120只。商品肉鸡正在一代又一代地扩大。”繁育是繁育的过程,生产的过程是从祖先开始的。” 肖帆介绍道。

“经过几十年的高速发展,大家都迫切意识到,种业是解决我国畜禽业发展的关键。 只有培育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品种,满足我国种源需求,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卡脖子”问题。 国家正在加大对种业的投入和政策支持。 就家禽种业养殖而言,呈现出良好的发展势头。”朱庆对我国未来家禽种业的自主研发充满信心。

录音机/手/笔记

自主可控需要努力

大规模工业化带来了成本降低和效率提升,进而导致产品价格持续下降、消费者福利改善。

以鸡肉为例。 如今,鸡肉价格相对便宜,可以满足大多数人的蛋白质摄入需求。 这在人类发展史上并不是一件很常见的事情。

然而谁能想到,养鸡这项人类从事了几千年的事业,在大规模工业化的条件下,却要依靠高科技来实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这种高技术门槛主要体现在养殖投入高和种鸡市场规模有限之间的差距,以及如何在差距中找到合适的路线。 种鸡养殖一旦开始,就是一项长期的事业。 如果半途而废,前期的投入就白费了。 换句话说,企业很可能不得不在成功与死亡之间做出选择。 没有中间道路可供选择,坚持做好这件事是非常困难的。

很多时候,并不是资金和技术不够,或者关键领域无法突破,而是企业从经济成本角度考虑,认为干脆不投资更好。

想要突破核心技术领域,仅靠企业家的努力是不够的。 随着国家加大对种业的投入和政策支持,相信我国畜禽养殖一定能够像水稻育种一样出现越来越多的“鸡芯”。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