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等县南岭村发展现代生态肉牛养殖业

(原标题)努力实现脱贫致富的“牛梦”

——天等县南岭村现代生态肉牛养殖业发展调查

□ 刘友明 中共崇左市委书记

因地制宜发展产业是脱贫致富的关键。 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如何充分利用崇左市甘蔗尾等丰富的秸秆资源,大力发展养牛业,增加贫困人口收入,实现真正脱贫缓解? 带着这个问题,笔者多次前往我们所联系的天等县南岭村,对现代生态肉牛养殖业的发展进行调查。 目的是通过一点“解剖一只麻雀”,为人民群众脱贫致富“养一只麻雀”。 “牛猛”澄清了一些想法,并找到了有效的实施方法。

南岭村现代生态肉牛养殖综合效益

南岭村隶属于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天等县托坎乡。 全村有11个自然村1233户4568人,其中贫困户230户830人,贫困发生率为18.2%。 全村总面积27130亩,其中石山面积占76%,耕地面积4830亩。 人均耕地面积仅1.06亩。 主要农作物为玉米、甘蔗。 2016年初,笔者到南岭村调研,提出了发展肉牛养殖,帮助贫困户脱贫的想法。 经过近两年的努力,南岭村发展肉牛养殖取得了显著成效。 目前,南岭村310户饲养牛960头,产值520万元以上; 其中,126户贫困户饲养牛283头,产值160万元以上。 人均收入增加2000元,实现经济、生态、社会效益多重叠加。

现代生态肉牛养殖已经“盈利”。 南岭村一直有养牛的传统,但过去养牛只是为了种地,经济效益并不明显。 提交人帮扶的贫困户冯全炮外出打工,妻子在家。 经过动员,他于去年10月通过扶贫小额信贷购买了2头肉牛,加入合作社饲养。 今年10月,他将其出售,净利润1.2万元。 目前还有一些牛存栏。 现有肉牛6头,经济效益可观。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坚信养牛可以发财。 他们认为“养一头牛,不愁吃喝;养二头牛,不愁银行;养三五头牛,就可以富有的。”

现代生态肉牛养殖改变了“人畜混居”的状况。 过去,南岭村人与动物杂居的现象屡见不鲜。 酒楼的底层是“畜牧局”,中间是“人事局”,上面是“粮食局”。 卫生和环境都非常有问题。 生态肉牛养殖发展后,肉牛在养殖小区内饲养和管理,不仅解决了人畜混居的问题,而且利用“微生物+”生态牛养殖技术,降解肉牛粪便,实现无异味、蚊虫少、零排放。 其作用是改善居住环境。

现代生态肉牛养殖实现了“变废为宝”。 过去,人们把甘蔗叶焚烧后还田。 现在它们被加工成饲料喂牛,使甘蔗叶成为养牛人的“宝”。 笔者了解到,南岭村每年种植甘蔗2000亩,种植玉米2500亩,生产甘蔗芽、甘蔗叶、玉米秸秆等6000吨,可饲养肉牛1200头,可大大提高秸秆利用率和经济效益。

南岭村现代生态肉牛养殖发展模式及启示

目前,南岭村的养牛模式主要有四种:

龙头企业带动示范。 以“龙头企业+贫困户”的形式养牛,天等县政府联合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在南岭村建设肉牛产业扶贫基地,由广西大华农业公司独立运营,贫困户利用扶贫小额信贷基金“参股”,每年按照投入资本的8%固定分红,连续三年分红后,公司将返还贫困户的信贷本金。目前,24户贫困户托坎乡农户(含南岭村5户)每户出资5万元入股,2017年每户分红4000元。该模式主要适合家中无劳动力或外出务工的贫困户。他们的股份可以提供稳定的股息收入,但由于贫困群众不直接参与养牛,他们无法学习养牛技术,只能在三年后另谋出路。

合作基础驱动模型。 以“合作社+贫困户”的形式养牛,天等县政府与南岭村养牛能手老少班共同出资建设养殖基地。 劳少班与黄克峰等8户贫困户共同创办了奔奔养殖专业合作社。 合作社为贫困户申请扶贫小额信贷资金提供担保。 贫困户利用养殖小区免费饲养自家牛。 他们自己承担风险,利润全是自己的。 目前合作社存栏肉牛98头,其中8户贫困户饲养47头牛。 5户出售8头牛,每头平均收入5600多元。 该模式主要针对家中有劳动力但缺乏资金和技能的贫困户。 他们可以通过合作社申请贷款并接受免费现场技术指导,掌握养牛技术,提高“造血功能”,实现长期收入增长。

贫困户抱团发展模式。 以“贫困户+贫困户”的形式养牛,加入合作社的黄克峰学习了养牛技术,并利用中国人寿保险公司的奖励补贴政策,建设了300平方米的牛舍黄克雄、黄恩惠2个贫困户每户饲养18头牛为一组。 黄克峰今年卖出了三张,获利2.05万元。 他计划再筹集五个。 老邵形象地说道:“我就像一个师父,黄克峰是我的徒弟,他已经开始当师父了,现在又多了一个徒弟,一一领一,一帮一,带的越来越多。”贫困户养牛。” 目前,南岭村已按照这一模式建设了8个养殖小区,带动24户贫困户饲养84头牛。

个人自由放养模式。 看到别人享受着养牛的好处,很多人都竞相利用建在“一楼”或者自家房子旁边的牛圈来养牛。 目前,个体饲养牛720头,占全村饲养牛总数的75%。 个体散养面积广,增加了人们的收入,但容易出现环境卫生问题。 同时,由于场地和技术的限制,个体散养规模难以扩大,抗风险能力不强。

总结南岭村发展肉牛养殖的经验,有以下几点启示:

党委和政府的动员是基础。 各市县乡纷纷出台鼓励养牛的政策。 例如,崇左市委、市政府先后出台了《关于加快牛羊养殖业发展的决定》、《崇左市加快牛羊养殖业发展实施方案》等政策。 对养殖场(户、社区、合作社、家庭农场)、饲料种植、加工企业给予支持、奖励和补贴,将有力促进肉牛养殖业发展。

群众的主动性是根本。 南岭村绝大多数人都有养牛的习惯,都有通过养牛脱贫致富的梦想。 南岭村追屯的贫困户王文生给笔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对养牛十分热心,相信“有牛就有希望”。 他租了距追屯3公里的山坳养牛、租地、修路。 建设养殖场、购买犊牛的投资超过15万元。 除收到扶贫小额信贷资金5万元和养殖界补贴5万元外,其余都是向亲戚朋友借的。 目前存栏肉牛17头。

典型示范是关键。 示范和引导是无声的指挥棒。 广西大华农业公司拥有现代养牛技术,老少班是养牛专家,黄克峰是养牛界的后起之秀。 他们的成功经验、公信力和说服力比任何行政命令都有效。 人们已经亲身体验到了结果。 他养牛的“血汗钱”不仅不会“浪费”,而且还能赚到“周转钱”。 看得见、摸得着、值得信赖的活生生例子,让贫困群众感到可信、值得学习、可以接受,纷纷加入到养牛致富的队伍中来。

部门与社会的联动是支撑。 肉牛养殖是一个大产业,需要各部门在政策、资金上密切配合,也需要社会力量的支持。 例如,福田县等县中国人寿保险公司与政府共建肉牛产业扶贫基地,给予南岭村专项扶贫资金40万元,用于奖励养殖小区建设,建立了肉牛产业扶贫基地。 100万元肉牛产业养殖风险基金,这对帮助贫困户养牛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

科技力量的提升是保障。 笔者在调查中发现,无论是否采用科学养殖技术,都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场景。 一边牛栏里粪水流淌,苍蝇蚊子满天飞,一个人照顾一头牛十分困难; 另一边,“奔奔牛养殖合作社”采用“微生物+甘蔗尾叶”、“微生物+发酵垫料”、“微生物+牛粪”等技术,养殖小区干净、清爽、生态友善,一个人养二十头、三十头牛都没有问题,达到了经济和生态双赢的目的。

开创现代生态肉牛养殖新路子,助力群众脱贫致富

南岭村肉牛养殖实践是崇左市肉牛养殖业发展的一个缩影。 近年来,崇左市制定了一系列支持贫困群众养牛的政策措施。 各县乡也探索了一些成功模式,积累了宝贵经验,但仍存在不少问题和不足。 由于养殖观念落后,一些养殖户还在观望; 养殖方法传统,科学饲养管理水平低; 受土地、资金、技术等因素影响,奶牛的繁殖能力是瓶颈。 肉牛养殖与交易、屠宰、加工、销售脱节,肉牛养殖规模化,产业化程度低。 实现人民群众脱贫致富的“养牛梦”任重道远,工作必须进一步加大力度。

加大养殖小区建设力度,推动现代生态肉牛养殖适度规模发展。 高起点制定发展规划,将养殖小区建设与农业综合开发、扶贫产业发展、农村环境整治、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等结合起来,统筹布局、选址、设计、建设和管理的繁殖群落。 。 多渠道筹集资金,逐步构建以政府投资为引导、企业和农户投资为主体的多元化投资机制,吸引社会资本参与养殖小区建设。

加大政策和资金支持力度,破解现代生态肉牛养殖业发展瓶颈。 政策支持方面,通过以奖代补、贷款贴息、专项补贴等方式支持肉牛产业发展。 金融支持方面,充分利用各类资金,设立肉牛养殖发展基金,建立肉牛养殖贷款风险补偿机制,让银行“敢贷”、老百姓“敢贷”。 “愿贷”、“灵活贷”,解决当前“贫困户贷款”问题。 贷款不足、贷款不成、贷款的钱躺在账上睡觉等问题。”

强化服务体系保障,有效降低现代生态肉牛养殖市场风险。 完善科技服务支撑体系,加强技术培训,推广生态养殖技术,建立人工牛品种改良服务点,加大良种繁育力度,逐步构建“生态、高效、安全”的养殖体系。 完善肉牛养殖防疫体系,落实强制免疫和监管执法等综合防控措施,确保不发生重大区域性动物疫情。 完善肉牛养殖风险保障体系,建立肉牛产业养殖风险基金,推广奶牛和规模化养殖保险,为贫困户吃“定心丸”。

加大产业链延伸,提高现代生态肉牛养殖业发展水平。 努力做大、延伸产业链,打造集肉牛养殖、生物饲料、屠宰、深加工为一体的全产业链。 在养殖环节,发展循环经济,实现“养牛——沼气——有机生物肥——种草——养牛”的有机循环; 在市场流通环节,建立牛羊交易市场,解决农民“买牛难、卖牛难”的问题。 《问题;在深加工环节,要发展加工副产品,拉长产业链,增强综合效益》。(转载自《广西日报》2017年12月12日第2版)